【全球同祭孔】云南最具规模的祭孔仪式在哪?你知道吗

摘要: 让祭孔的颂歌 情满日月江河天不生仲尼兮,万古如长夜。道贯古今兮,德侔天地。万世师表兮,三孔传万世。

11-09 20:27 首页 中国孔子基金会


让祭孔的颂歌 

情满日月江河


天不生仲尼兮,万古如长夜。道贯古今兮,德侔天地。万世师表兮,三孔传万世。礼仪之邦兮,祭礼至高无上。《周礼》云:礼有五经,莫重于祭。祭孔之礼兮,始于圣人离世次年,历经二千余载兮,从未间断,谱写世界祭祀史,人类文化节史上之奇迹。即便外族入主中原兮,皆不忘祭祀先师。礼祭圣贤兮,以示崇敬,仰慕,怀念之至,以示崇文尚德兮,以为儒雅君子矣,悦乎,仰慕圣贤兮,子必孝孙必贤兮,世人皆以圣贤为范兮,海清河晏!祭孔兮明清尤盛,誉为“国之大典”。海外有日韩,今有全球祭孔联盟达德兮。祭礼兮,华夏礼之首兮。礼,敬而已矣!一日克已复礼,天下归仁兮。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礼崩乐坏,世之大忌兮!


世传兮:闻乐知德,观舞澄心,识礼得仁,礼正乐垂,中和位育矣,为其功德兮,祭孔大典兮,盛集古风雅致,上古祭天地,庆丰收,庆胜利,盛传雅舞雅乐兮,所用乐,歌,舞兮,紧绕礼之主旨,所有礼仪兮 “必丰,必洁,必诚,必敬”大典之乐,舞兮,蕴涵儒家思想教化兮,艺术与政治高度统一,演绎着孔子学说中礼的真谛,展现“仁者爱人”,“以礼立人”的思想灵魂。极具思想亲和力兮,精神凝聚力,艺术感染力!其功旨兮,营造和乐氛围,构建和谐社会,凝聚民族精神。


诚如《大城乐》乐谱兮,句句依典,多出《诗经》、《论语》。格调庄严肃整兮,无比神圣,庄重虔诚的心理感应兮,充溢着对圣人的顶礼膜拜之深情。


诚如歌誉一乐之主兮,“凡字具有声,有音声即字也”。其在口中兮”,往来轮转,“如琴之弦,如萧之孔,如钟磐之在悬。和协律吕兮,卓尔“自上而下渐浊渐巨,自下而上渐清渐高渐细”。如鸣泉飞瀑,黄钟大吕撼人魂魄兮!


诚如大典之舞兮,三者备矣,《宁平之舞》、《安平之舞》、《景平之舞》。其神形兮,纵则如绳,横则如衡,散而为佾,聚而成列,忽散忽聚兮,而位不离,如兵家之阵法兮,并俯仰各成偶,得古人文武之神动兮,合乎法度规矩。


诚如著我汉家衣裳兮,古朴庄重,威仪,玉树临风兮,谦谦君子,磅磗大气,撼人心魄兮,更具感染力,好一浱“千古礼乐归东鲁,万古衣冠拜素王”。


祭孔大典之高古典雅之境界兮,豁达、清奇,旷世,以礼为纸兮,以敬为笔,以心为砚兮,以诚为墨。国人之信仰兮,华夏儿女之魂魄归依地。天下一家亲之温润兮,大典昭盛世。


时维丁酉春天,两办《意见》,号角声声,金声玉振,践行核心价值观兮,让儒学走下圣坛,走向广大老百姓,文温八方,德润苍生。兴有彩云之南之南,滇南之建水文庙,其规模之大全国第二,数代名人贤达,为之巍然屹立,倾心诣旨,成就“文献名邦,滇南邹鲁”之美名兮。


建水文庙祭孔典礼,始于明代中期,参加祭孔典礼,是地方文人学士的最高荣誉,时至今日,斯文儒雅在兹,人人参拜孔子。滇之贤达君子,严遵朝廷颁布的典章乐礼,苦心孤诣,悉心深研律吕,未敢失于古风古韵,不敢怠于“万世师表”,不敢惰于“祖述尧舞,宪章文武”。传下今之滇南历史最为悠久,规模最为壮观的祭孔礼仪。遵循传统兮,不伤大雅矣,合乎典章礼制,深得民心,让民喜闻乐道,让尊孔,学孔,祭孔走入寻常百姓家,自觉自发地享受礼乐教化,四维八德尽蕴涵意表于祭孔礼仪,故而整编成文,让礼乐肩负兴盛盛世之使命,扬帆起航,一路高歌,礼仪之邦,礼乐八方。


驻滇行政长官及名士贤达

使祭孔的颂歌传遍穷乡僻壤

明清时期,在政治、经济、文化因素的催动下,儒家思想成了滇南文化的主流,相应的尊孔祭孔礼仪活动亦应运而生。据《建水州志》载:明弘治八年(1495年),云南按察副使李孟盼、知府王济倡置“郡学礼乐诸器,诸生以时肆习。每逢上丁陈献,辉煌霅煜”。


万历三十年(1602年),教授胡金耀重造礼器,后因兵焚毁失。清代以来,祭孔活动的规模并未因朝代更迭而有缓减,而是得到更大的发展。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王慕寥先生厘定三品考条悉以报,公遂出橐囊,鸠之庀材,募诸治氏匠氏、漆人缋人,各以其职供事,制为祭器计若干,事以迨,庙中所需,罔不毕备,费之以镪计者,凡八百九十有奇”(《临安府志》卷之十九·艺文·郡学新置祭器碑记)。



明末清初,在经历长期社会动荡之后,云南文化教育受到严重损伤。为改变这一状况,云南总督鄂尔泰于雍正四年(1726年)竭力倡修文庙,令各州县设儒学,接收各民族子弟人学,大力推行礼乐教化。他在亲临文庙而宿黉官之后,除过问祭孔的有关事宜,还对祭孔乐舞的礼仪提出具体明示,要求“丁祭先数日,乐舞生演习精熟,与祭官亲同往观,不得草率从事;丁祭先一夕,凡与祭官齐集学宫宿,不得有一员私宿本署;丁祭之日,庭缭灯烛,务须光明如画,以侯祭毕,后已,除神前灯烛之外,即官不得各自张灯;丁祭之日,棂星门内不得容一闲杂人,所有事业,止许学书干办,及小心谨慎,门斗二人或四人,照管灯烛,其官员,什从等,一概于门外伺候”(《临安府志》)。同时认为学官是“圣贤灵爽所依”之地,平日应“扫丽洁净”,不能在其内栽瓜种菜,曝被晒衣,并令教官不时巡察,分班轮值,逐月扫除,不得容一毫尘埃。在鄂尔泰的倡导下,建水文庙的祭孔活动逐渐兴盛。



雍正六年(1728年),时任广东龙门县知县的建水籍举人肖大成,在粤制琴、笛、笙、箫、埙、旎 ,磐、节等,如数补全祭孔乐器,送临郡文庙。至此,建水地方名人,骚人墨客,蜂拥而至,络绎不断,既以参加祭孔活动表达尊孔之心态,又期望孔圣之灵保佑科及进上,升官发财。就在这样一种社会氛围之中,祭孔活动日趋频繁,规模日益扩大,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1919年掀起了五四运动。但由于种种原因,建水人对孔子及儒家文化的推崇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祭孔活动依然进行,学校教师、学生均参加祭孔活动,仅在祭仪上,将原来的祭孔乐舞改为全用舞蹈表演。那时,寅夜参观祭孔活动的民众多达千人,祭孔的颂歌传遍穷乡僻壤,孔子的名字,妇孺皆知。民国末期以后,祭孔乐舞活动一度中断。



20世纪80年代初期,张述孔先生因参加《红河州戏曲志》的编修工作,在云南省图书馆查阅资料,看到3个不同版本的祭孔《舞颂图》。因祭孔地域不同,3种版本的图示供物者手持的舞蹈道具也各有不同,有持斧、持盾者,有持矛盾者,也有持龙头和箫者。


经他鉴定,后一本与他童年时代学过的版本完全一致。鉴于祭孔活动已在建水消失,他便用相机将其翻拍下来,带回建水翻印成照片,送一套给灶君寺老年洞经会收存,并按照图示动作及回忆亲自传授,使失传多年的祭孔乐舞得以复生;同时按照时代要求,作了精简,按照原来记忆的规格作了编排。从此,建水文庙的旅游活动中,增添一项人文活动内容,开始了带有表演性质的祭孔乐舞。

祭祀程序:法度森严,要求严谨,盛大壮观

嘉庆《临安府志·典礼》记载:“每岁仲春、秋月,文武官以上丁之日致祭先师孔子。”即每年文武官员要在文庙祭祀孔子两次。首次是在春季第二个月(农历二月)上旬的丁日,第二次是在秋季第二个月(农历八月)上旬的丁日,因而称“丁祭”。祭祀中以乐舞伴随,场面隆重,规模盛大。其祭祀孔子的祀典程序、祭奠规格、乐舞编制、服饰、舞具和供品等,都有严格规定。


祭前准备

祭前数日,召集乐舞生演习乐舞,直到精熟。临祭前一日,主祭官员要亲自检查,不得草率。

祭前二日,各官及执事人等散斋、沐浴、更衣,宿别室。

祭前一日,有司用鼓乐迎祭品及榜文陈设张挂,后至明伦堂演乐习艺,夜间各官及执事人等同宿斋所,不饮酒,.不茹荤,不吊丧,不问疾,不听乐,行刑不判署刑杀文字,一心专治祀事。



祭礼程序

丁祭日凌晨,祭祀开始前,听到鼓声一槌一槌地敲响,即燃庭缭香烛。待到鼓声“咚咚”响起,乐舞生和执事者各序立于丹墀两旁。鼓声“咚咚咚”地敲时,引赞引各献官至大成门下站立:接着,通赞高呼:“乐舞生各就位!”司节者分引乐舞生至丹墀东西两旁,各序立于舞佾之位。舞佾为六佾(分排6列、每列8人,共有舞生48人)。通赞又呼:“执事者各司其事!”各执事亦各按顺序就位。继呼:“正献官就位!分献官就位!陪献官就位!”引赞引各官至拜位站立。于是,祭祀正式开始。


瘗毛血,通赞呼“瘗毛血”各执事捧毛血(动物的毛与血)由先师庙中门出,四配十二哲由左右门出,两庑亦出,埋于坎下。


迎神,通赞呼“迎神”;麾生举麾,舞生横执其龠,唱《迎神乐奏昭平之章》,击柷作乐,有乐无舞。通赞呼“跪”,各官跪列两旁。呼“兴”,起立。呼“参神”,各官三拜九叩首。摩生偃麾,击敔乐止。



初献,通赞呼“奠帛,行初献礼”,奉帛者各捧帛,执爵(盛酒礼器)者各执爵。引赞至献官前,呼“诣盥洗所”,引献官至盥洗所。司盥者舀水,洗手毕,进巾拭手。引赞呼“诣酒樽所”引献官至酒尊所。呼“司尊者举幂酌酒”,执爵者以爵受洒,同奉帛者在献官前行,进入大成殿各立于神案侧。引赞呼“诣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前”,麾生举麾,唱《初献乐奏宣平之章》,击柷作乐,舞生起舞,正献官至神位前。引赞呼“跪”,正献官跪,奉帛者转身西向跪,进帛于献官右。引赞呼“奠帛”,献官接帛奠于神位前,执爵者转身西向跪,进爵献官右。引赞呼“献爵”,献官接爵奠于神位前。引赞唱“叩首,兴,诣读祝位”,麾生偃麾,乐暂止。读祝者跪取祝文,退于献官之左。引赞呼“跪”,众官皆跪,分献官、陪祭官俱跪。“读祝文”,读祝生宣读祝文:“惟某年某月某日,主祭官某陪祭官某等致祭于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前曰:惟先师德隆千圣,道冠百王,揭日月以常行,自生民所未有,值文教昌明之会,正礼节乐和之时,辟雍钟鼓咸恪荐以馨香,泮水胶庠益致严于笾豆。兹当仲春(或秋),只率彝章,肃展微忱,聿将祀典配以复圣颜子、宋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亚圣孟子,尚飨。”读毕,仍将祝文跪置于祝案上,退。引赞,通赞同呼“叩首,兴”,麾生举麾,乐生接奏未终之乐。



接着,引赞呼:“诣复圣颜子神位前”,引献官到位,呼“跪”,献官跪,奉帛者跪于献官右,进帛于献官。引赞呼“献帛”,献官接帛奠于案,执爵者跪于献官右,进爵于献官,引赞唱“献爵”,献官接爵奠于案。引赞呼“跪,兴,诣宗圣曾子神位前”,仪式与祭颜子同。后呼“诣述圣子思子神位前”,“诣亚圣孟子神位前”,仪式均与祭颜子同。


随后,通赞呼“行分献礼”,引赞至各分献官前同呼“诣盥洗所”盥毕,进巾。引赞同呼“诣酒尊所”,司尊者举幂酌酒,奉帛者和执爵者俱在分献官前行至十二哲、两庑神案之侧朝位立。引赞呼“诣东西哲先贤神位前”,“跪”,“奠帛”,“献爵”,“叩首,兴”,同前仪。接着,又祭东西庑先贤、先儒,亦同前仪。待引赞呼“复位”,麾生偃麾,击 乐止,各引赞引各献官至原拜位立,执事者亦随至尊所立。


亚献,通赞呼“行亚献礼”,引赞至献官前呼“诣酒尊所”,又呼“司尊者举幂酌酒”,各执事受酒前行。引赞引献官由左门入,呼“诣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前”,麾生举麾,唱《亚献乐奏秩平之章》,击柷作乐,舞生起舞,引赞引献爵官至神位前,如初献爵之仪。引赞引分献官至十二哲、两庑神位前,亦如初献之仪。礼毕,引赞引献官、分献官如前出至原位立,麾生偃麾,击敔乐止。



终献,通赞呼“行终献礼”,引赞引献官并各执事者,祭仪同亚献,靡生举魔,唱《终献乐奏叙平之章》,击柷作乐,舞生起舞,行礼复位俱如前。惟执爵者不必出殿外,俱在神位两旁立候撤撰。麾生偃麾,击敔乐止。


饮福受胙,通赞呼“饮福受胙”,进福酒者捧爵,进福胙者捧盘立于神位之东,又令一执事取正坛肩胙置于盘内,引赞呼“诣受福胙位”,引赞引献官至原读祝位立,捧福酒福胙者转身西向立于献官旁,接福酒胙者东向相对立,引赞呼“跪”,献官跪,捧福酒者跪于献官右,进爵于献官,引赞呼“饮福酒”献官接爵欲酒。捧胙者跪于献官右,进胙于献官,引赞呼“受福胙”,献官接受后交接胙者由中门捧出。引赞呼“叩首,兴,复位”后,引献官至原拜位立。接着行谢福胙礼,通赞呼“谢神,三跪九叩首,兴”,礼毕。


撤撰,通赞呼“撤撰”,麾生举麾,唱《撤撰乐奏懿平之章》,击柷作乐,无舞,执事各于神位前撤撰,复立于原位,舞生直执其龠,麾生偃麾,击敔乐止。


送神,通赞唱“送神”,麾生举麾,唱《送神乐奏德平之章》击柷作乐,无舞。通赞呼“三跪九叩首,兴”,又呼“读祝者捧祝,敬帛者捧帛”,执事各至神位前跪取祝帛,转身向外立。


望瘗,通赞呼“诣瘗所”,等捧祝帛者过去后,呼“诣望瘗位”,各引赞引献官、分献官、陪祭官至瘗所,望瘗毕,复位,麾生偃麾,击敔乐止。通赞最后呼“礼毕,撤班”,祭仪全部结束。

《大成乐》乐谱的两个版本

充溢着对圣人的顶礼膜拜

建水祭孔活动所用的《大成乐》乐谱,现存两种版本。一种载于清雍正九年(1731年)续修的《建水州志》,另一种载于清嘉庆三年(1798年)编修的《临安府志》。两种版本所录的乐谱,都经清政府礼部钦定照准,并以“乐之主”贯穿整个祭孔活动。但是,两种以颂扬孔子业绩为主的版本,乐曲名称和内容却有所差异。



康熙《大成乐》

此乐谱定于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由浙江学臣汪疏清定并奉旨后,准定乐谱照《大清会典》。唱词俱系平字,要求“府州县仍有用和字者,应行改正。”其乐章分为6个部分,唱词旁还标有工尺谱律名。其乐章内容如下:

迎神乐奏咸平之曲

大哉至圣,道德尊崇。

维持王化,期民是宗。

典祀有常,精纯并隆。

神其来格,于昭圣容。

奠帛初献乐奏宁平之曲

自生民来,谁底其盛。

惟师神明,度越全圣。

粢帛具成,礼客斯称。

黍移非馨,惟神之听。

亚献乐奏安平之曲

大哉圣师,实天生德。

作乐以崇,时祀无斁。

清酤惟馨,嘉牲孔硕。

荐羞神明,庶几昭格。

终献乐奏景平之曲

百王宗师,生民物轨。

瞻之洋洋,神其宁止。

酌彼金罍,惟清且旨。

登献惟三,于嘻成礼

撤撰乐奏咸平之曲

牺象在前,豆笾在列。

以享以荐,既芬既洁

礼成乐备,人和神悦。

祭则受福,率遵无越

送神乐奏咸平之曲

有严学宫,四方来宗。

恪恭祀事,威仪雍雍。

欲兹惟馨,神驭还复。

明禋斯毕,咸膺百神。



嘉靖《大成乐》

据《临安府志》卷九记载:此乐谱系乾隆八年(1743年)颁布,亦据《大清会典》重新修订。其中还对春秋二季的所用音律作了相应规定:即春祭“夹钟,清商立宫,应宫、清变宫主调”,秋祭“南吕,清徽立官,仲吕、清角主调”。此乐章一直沿用至民国初期。其乐章内容如下:

迎神奏昭平之章

大哉孔子,先觉先知。

与天地参,万世之师。

祥征麟绂,韵答金丝。

日月既揭,乾坤清夷。

初献奏宣平之章

予怀明德,玉振金声。

生民未有,展也大成。

俎豆千古,春秋上丁。

清酒既载,其香始升。

亚献奏秩平之章

式礼莫愆,升堂再献。

响协鼗镛,诚孚罍甗。

肃肃雍雍,举髦斯彦。

礼陶乐淑,相观而善。

终献奏叙平之章

自占在昔,先民有作。

皮弁祭菜,于论思乐。

惟天牗民,惟圣时若。

彝伦攸叙,至今木铎。

彻撰奏懿平之章

先师有言,祭则受福。

四海簧宫,畴敢不肃。

礼成告撤,毋疏毋读。

乐所自生,中原有菽:

送神奏德平之章

袅泽峨峨,洙泗洋洋。

景行行正,流泽无疆:

聿昭祀事,祀事孔明。

化我蒸民,育我胶庠。



上述两种不同版本的《大成乐》乐谱,唱词仿用古体,不用韵文,四字一名,八字一节,八字一曲。每个字的下均记有律名或工尺谱,每字一音,无节拍,开始音与结束音相同。每一句唱词都有典故,大多出自《论语》、《诗经》、《大学》、《周礼、《尚书》等古籍。其较为严肃的格调,完全符合祭祀圣人时神圣氛围和庄重的心理感应,充溢着对圣人的顶礼膜拜。


 编辑:魏俊怡



来源 | 中国孔子网

投稿邮箱:kzwygxx@163.com
新浪微博:@中国孔子网





首页 - 中国孔子基金会 的更多文章: